被迫和魔尊结成道侣后_第10章 做什么都可以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第10章 做什么都可以 (第1/2页)

    顾鸢知道捆仙绳越挣扎越会收紧的特性,因而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但她心急如焚,只得忍着心中的别扭和嫌恶,掐着嗓子喊洛危星: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甜的都能滤出一斤蜜。

    洛危星正在喝茶,当即呛了一下,咳嗽了几声才转头看她。

    顾鸢眯起眼睛一看,这人耳朵尖都红了。

    见这办法有效,顾鸢更是装模作样地说:“你这些日子,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,害的我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,你真的把我当夫人吗?我看只当我是个挥之即来、呼之即去的玩物吧?”

    洛危星张口结舌,不知如何回复,只否认:“我没有把你当做玩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口说无凭。”顾鸢真想撒娇的时候,谁都拿她没有办法,“外出这么久,都没有给我带礼物吗?那你要用其他东西补偿我。”

    洛危星问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顾鸢斩钉截铁的回答道:“我想知道我姐的魂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绕了这么一大圈,这是回归正题了。

    洛危星微抬下巴,露出棱角分明的下颌,对她说:“顾筠的魂魄已经聚齐了。”

    顾鸢立刻扬起一抹笑: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洛危星把下半句话说完:“可是我不想给你。”

    顾鸢知道他的德行,这是又要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她也没指望这讨人厌的魔尊会给她好脸色,只继续捏着嗓子,用无辜的语气问:“那你要什么才能把姐姐的魂魄给我呢?”

    洛危星眯起眼睛,兴致盎然的回:“我什么都不要,我就想看你们两个阴阳相隔,永生永世不相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洛危星见她没有反应,又补充了一句:“可能等你死了,我会想再把她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鸢听到这话,突然正色起来,以一种决然的目光审视着他。

    那眼神叫人感到一种冰凉。

    洛危星眼神微眯,收了玩笑的心思,平静地望进她眼睛里。

    “尊上说的,想必是你的真心话。”说完,她竟然冲洛危星笑了笑,随即,用力合上牙关,竟是要咬舌自尽!

    猩红的血线从她嘴角流了出来,洛危星心一颤,火速掰开她的嘴巴,制止她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顾鸢下颌都要让他捏错位了,不禁想要躲。

    洛危星却用力捏开顾鸢的嘴巴,仔细检查着里面的伤口,见只是舌头上多了一条不深的伤痕,才略微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顾鸢没有对他的恐慌感同身受,她的嘴角还带着血,大笑着问:“堂堂魔尊,又打算说话不算话?”

    洛危星怒火中烧,他的狐狸眼眯起来,声线反而变轻柔了:“你听谁说,咬舌会死?”

    顾鸢从语气中听出一丝危险,背上的汗毛直立,抿着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想死,你也选一些高明的法子,咬舌自尽根本死不了人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洛危星的怒气却没有因为面前人的示弱而消散,他冷哼一声,捏着顾鸢的下巴,把她的头扬起来说道:“不信的话,我帮你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再次捏开顾鸢的嘴,把对方的舌头勾出来,随后重重的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顾鸢疼的眼冒泪花。

    她用力挣扎,想把舌头收回来,无奈洛危星的吻实在是强势又热情,根本没有给别人喘息的时间。她甚至觉得洛危星再不放开,她就要因为缺氧而窒息了!

    洛危星仿若是听到了她的心声一般,在她要痛昏之前,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顾鸢满嘴的铁锈气息,难受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